书名 作者 ISBN 丛书名 全文

早已消失的道观, 神秘的藏宝图(六)| 上清道人何处寻, 登高轻敲打火机

编辑:周小波

说起重庆,你首先会想到什么呢?

不得不提的重庆火锅?3D魔幻的立体城市?还是风格独树一帜的重庆rap?

毫无疑问,重庆是一座充满魅力的城市。

和很多城市都一样,重庆许许多多的历史都已经随着时间消失不见了,有的也兴许只留下一个名字而已。

比如,上清寺。

每一座城市都有着无尽的过去和无数的传奇。不管是去没去过重庆的你,希望读完这个故事后,你会喜欢上这座稍显神秘的城市~也希望这场寻宝探险之旅结束后,能让你找到专属于你的无价之宝!

那么,现在就和小编一起出发吧!

黑色小圆动图分割线

引子

深夜来到重庆的上海女孩,

早已消失的道观,

神秘的藏宝图

— 07 —

深更半夜带个女孩出没于残旧的古迹中,要说清楚不是泡妹妹,估计需要长篇演讲,我不准备那么做。

“老曾,这年头泡个妹妹不容易啊。躲到这里,而且在后半夜,都会被人打扰,重庆城真的是太打挤(重庆方言:拥挤)了。”我向老曾抱怨。

小敏瞪我一眼,连忙说:“曾先生,不要误会,我有很特殊的事情请罗先生帮忙呢,希望您也能帮助我。”

“明白了,不是哥哥泡妹妹,是妹妹泡哥哥,”老曾永远都能成功地把话题搞乱,“说吧,想怎么泡他?我帮你忙就是。”

“情况是这样,”小敏一边笑一边说,“我急着找重庆的上清寺,罗大哥一路陪我找过来的。”

老曾一拍我肩膀:“小罗啊,你果然是直辖市的模范市民!找上清寺居然可以找到这里来,佩服佩服!”

“不扯了,曾老师,曾大才子,曾大侠,问你一个正事,”我用提问来代替解释,“重庆以前有一个叫上清寺的庙你知道么?搬到哪里去了?”

“搬到哪里去?上清那个寺已经烧了七八十年了!重庆哪个庙我不晓得?现在没有叫上清寺的庙。”老曾说,“以前的上清寺原址,有两种说法:一种说法是在口腔医院背后到检察院之间的那个山坡上面,另一种说法是在渝澳大桥旁边的江边,以前水上派出所那里,更早的时候,那里有一个面粉厂。我认为两种说法都对,因为以前的庙地盘很大,那里是郊区,地皮不值钱。”

“那以前里面的和尚呢?”小敏问道。

“和尚?小妹妹,‘老子一气化三清’,上清是典型的道家用语,上清寺肯定是一个道观嘛!”老曾说,“解放前七星岗上这一大片,从山脚到坡上,有很多道观。”

“道观那么多,为什么要修一座佛家的塔来镇邪呢?是不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?”我问。

“有那种可能,七星岗上打枪坝,刘湘杀的人太多了。古时候张献忠入蜀、清兵入川也都杀过很多的人。七星岗整个地方,有太多的孤魂野鬼。道观虽然多,老百姓还是传说闹鬼。”老曾摸摸塔的基石说,“这座塔很灵验,‘文革’破四旧,七星岗上的寺庙、道观都破除得差不多了,这个塔被周围的老百姓保护了下来。”

“对了,你们打着手电筒找啥子?”老曾说道。

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向老曾讲了一遍,接着说:“她父亲的遗愿是今天晚上得把这个打火机交到她叔叔手上,看来不太可能了。”

“吔,有点奇怪哦,”老曾问小敏,“上清寺是30年代烧掉的,你的叔叔今年最多六十岁,怎么可能在那里出家?”

小敏也很疑惑:“家里人讲过叔叔是‘文革’时在重庆出的家。”

“‘文革’时出的家,肯定不是上清寺。”老曾说,“你最好明天白天向家里的老辈子问清楚,这里有名堂。”

“不行啊,”小敏说,“曾先生,家里长辈都过世了,没有可问的人,而且父亲要我今天晚上务必送到。”

“那个宝贝打火机给我看看。”老曾把手电交给我。

小敏把锦盒取出来小心地打开,拿出打火机递给老曾。老曾左手拿起打火机,右手食指轻轻弹了一下,“嘣”的一声轻响。

“呵呵,这么多年,应该打不起火啰。”老曾仔细打量着打火机,我手里拿着两个电筒给他照明。他接着说:“这个打火机形状和功能和那个评书里讲的好像是一样的,而且孔二小姐喜欢的东西,一定会留下刻字。‘令俊’这两个字的写法我见过,和她旧居中的遗物是一样的。”

“问题更多了,”我说,“如果这是那个打火机,为什么一定要在2007年的5月5日晚上,送到她叔叔手上呢?”

“可能是老辈子的讲究或者迷信,今天是你家哪一位的生辰或忌日?”老曾问小敏。

小敏摇摇头。

“小姐,现在是凌晨两点,也不是晚上,按你家老人的说法,你已经送不到了。”我插嘴道,“我们不要站在这里说话,下面火锅馆香得我流口水,我们去那里商量一下吧。老曾,这是你的地盘,几年不见了,你得请我们吃火锅。”

“呵呵,你小子厉害吔,自己泡妹妹请客,还要我这个电灯泡来出钱。请就请嘛,走!”老曾转身就向塔的出口走去。

小敏说:“好啊,我早就想尝尝正宗的重庆火锅了!”

路过门口的小卖部时,老曾向里面的中年妇女微微点了一下头。

金刚塔下的火锅摊旁边有一个菜市场,门上的字引起了我的兴趣。“老曾,这里叫纯阳洞?”我问。

“是啊,这里是上纯阳洞的地段。”

“纯阳洞是典型的道教称呼,那以前一定有一个道观吧。”我说。

“纯阳洞的地盘就是金刚塔占了,现在已经没有了。”老曾选了个位子,招呼小敏坐下。

雨后凌晨的重庆,安静而潮湿,火锅摊是唯一热闹的地方,有两桌出租车司机在小聚。

“老曾,我觉得这事情有点怪,一路上有人给我们引路呢。”我拿出那个胶布条来。胶布条上,用黑色的笔写着几排清灵有力的小字:

城头变幻大王旗,

箭楼空留守城兵。

上清道人何处寻,

登高轻敲打火机。

(未完待续……)

日期:2019-7-1 | 发布者:编辑审核

用户登录